张晚讴

你终于走进
十一月的河岸和树林
你终于明晓
头枕头,肩擦肩的烦腻
落花成冰而霜不冷
雪曳眉头而心不映

梅花开了,有人
偏要在镜子中执拗的落座
说:美好的物事一瞬即逝
梅花开不足满城
那么多女人穿绛红色大衣
衣领竖起

我泊了很久的小船不能开动
我滞于柔花又滞于冰
我等你
所及的舟、桨、浪花
我不是你的
露遇风寒而结霜
车马遇路而行不往

梅花落了,桃花就开
春天就这么遥遥如归期
你终于走进
一月的芦苇和浅滩
头枕头,肩擦肩
你等待的飞鸟倏忽不见


2017年10月30日

标签: 诗歌少数派
评论
热度(24)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