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真理

我搞了很多年
幻境,没有海
我搞了很多年
粮食,不丰收
我饥饿,所以像很多人
不知道的饥饿
饥饿不是一个名词

痛苦与诗同谋
杀死
将军嘲笑士兵
士兵付之鲜血
我同样荷枪实弹
屠杀老幼
可我不是刽子手
一开始不是
终身不是

你们不懂我就对了
这是一种真理
你们嘲讽我就对了
我报之微笑
卸下武器时
我坐在落满月色的山坡上卷烟
我很悠闲
我很孤独

孤独延续终老
我不能一坐再坐
挖些野菜,你不来
摘朵野花,你不来
你随帆漂流至久
忘记了时间
是的。其实没有时间
时间不是牛奶和太妃糖

饥饿是一个动词
比如两只痛苦之后做爱的燕子
我一生不爱春天,不爱花草
然而我一生都盼着三月
盼着暖风



2017年11月5日

标签: 诗歌少数派
评论
热度(20)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