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我们不可避免的悲剧般生活

谓之心,谓之所及,谓之悲剧
谁拨动秒针奖励勇敢的人先走

南岸以南,叶子俱为一片绿
或者至少是风清月明
遍布遐思以为沉默于时间的终将开口
可叹息,可惆怅,可追溯以往

一切发生的都会一切逝去
所想所念生而及死,死而复生
都停顿,或者都遗留
找出一些属于自己的脉络做翩飞的叶
叶子忧愁,长发忧愁,所有飘荡都忧愁

好,总想隔岸而细嗅花香
终不知或是蔷薇,或是锦葵,或是山茶
那颜色又不可观,终其明眸或瞽目
衣衫的颜色原本就不是青,是灰白乃至黑白
我笑了一生也就哭了一生

他乡遇故知吧
或是一倾便寻花问柳
南岸以南,月儿明,风儿清,水又粼粼
以为荷的岁月,终不知早就在泥沼中
成藕或粉身碎骨

谁拨动时针想要久久停留
谓之眼,谓之手,谓之宿命

2017年12月26日

标签: 诗歌少数派
评论(9)
热度(24)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