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房间或牢狱,我听到那些谈吐

我们尽情谈吐
跟黑暗,跟果子,跟不相及的风马
我们和雪谁更洁白一些
我们尽可能的谈吐
黑夜是煤,可没有谁在纵情燃烧

我渴望天明
很久以前,我们应该是在阳光里的
说笑,沉默,爱和背叛
太阳灭了,终其大部分的时光
不交给那些深沉的,冷峻的思想者

我点燃最后一枝烛
听见他们呼吸,她们哭泣
在黑暗中,我未曾见过那些脸
男男女女的脸,诗人的脸,艺术家的脸
因为有某一种特定的相似细胞
我才称之为我们
但我从来都是游离于他们之外
他们拥挤的房间,我立在窗畔

与其不能画成一个等号
所以我总是最早走出房间
听他们谩骂,她们吵闹,听拥挤
使黑暗更黑,偶尔还传来犬吠
是的,那几乎就是犬吠,我的认知里
这一些混乱的无主义的群氓

思索总是深刻的,我于是面对风
清冷清冷的才是好人间
现在是腊月,但想起了七月
那支荷,污泥中倔强开放的荷
我爱潺潺如梦之细雨

一切尽情谈吐
跟光明,跟花朵,跟勾肩搭背或是交媾
我和雪谁更洁白一些
她说:你已然在房脊上
但是早被吹落

2018年1月16日,子夜

标签: 诗歌更暗
评论(2)
热度(11)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