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浮生

雪住,风停,且给独行的人让路
并把月亮交还给人间
唯好的故事可以赞美,为何
总是有萧萧的,破败的,贫瘠的
而人间偏偏如此,任凭
风停,雪住,还有好故事

围炉和别人说话和自己说话是一样的
低诉其实是交予人间最好的方式
我喜欢杜鹃啼血,夜莺颂月
为蒹葭而泣,为柔蔓而泣
泣为心灵之低颤,如昙堕渊

深渊里你我都可抵达对方流向对方
为一声清响,有许多人各奔西东
而有一些,则为扶植心灵为打消弥漫
打消一种可以为之悲伤的人或物

破败的,萧萧的,我终归不是马
不可嘶鸣,不可驰骋
我低诉于寒风之后,月明之时
我终归要留有一些好的故事
为那么一星点儿还能赞美的东西






                                            2018年2月2日,子夜

标签: 诗歌更暗
评论
热度(24)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