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老去

他小一岁,诉说偶然
相遇的不过是花岗和大理
白山茶和苜蓿
他偶然而得知
世上那些坚硬的和柔软的

年华虚度而得知水
逝者如斯而知晓悲
人,即老去
最徒劳的往往只能回忆

他数过年轮数过晕皱
他把眼角的时光交给鱼尾
什么鱼的尾巴是最美的
锦鲤或是鲸鲨
鲲之大,大于脑体和宇宙

我们老去望相守
我们分离便有荒冢和献花
我们碑刻自己,碑刻旁人
目睹和送别是一样的
流星滑出银河是一样的

他手上的茧小了十岁
他抚摸的肉体小他三岁

2018年2月6日

标签: 诗歌相约
评论(2)
热度(14)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