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厚重之书

索引如星尘
不知我们还如何翻阅
从冬天里来到春天里去的
纯粹、消极,甚而是
折返于衷肠的那么一小段回忆
我们饮酒,并且醉
我们迷失于宇宙中
如无知的小飞虫撞上了星体
我们都粉碎,所谓
高尚的,低微的,体面的,粗俗的
我们式微而成为更小的
宇宙恰由各种碎片构成

向最后或以前
钥匙的锁,锁的钥匙
开启等同于从迷雾中穿越
有人预言沼泽,预言森林,我只心怀远山
诚然这只是一些卑微的事
你打开她的门,她又打开他的
你们于赤裸中跳友谊的回旋舞
我却感到眩晕
盲症是关乎于心的,与眼睛无关
我诚然所知,并且所长的
是医学
是血肉模糊的观摩与描写
是白骨之对立面的思索

那些打开或合上的
扉页,书签,梦,枯败的叶
那些坠入时间的
风筝,爱,眼光,微弱的心跳
都可附加于生活
我是外面的,但我似乎从来都在里面
挣扎、堕落、奋斗、颓败
我演一幕给你看吗?我是主角
或者也可以说主角可以任由人去替代
大幕拉开,小丑和英雄
我选择一种模式,交给别人
我倾听,我打乱,我高喊,我低唱
所有所有的都将不存在
逝者,你应该安息,在你的天堂安息
这里没有一片清净之地

终于迷惑了,我胸前佩戴上勋章
以为安详,强迫自己加入信仰
我肃穆的朗诵,从第一页重新开始
我翻阅重量,给我们得以安生的那颗心
以丰饶,以希望,以假意的良善或爱
我们深爱对方,于是我们谦让
不可随意说出口,我们都是礼貌的绅士
黑衣服下黑色的心向来喜欢鲜红的
男人打领结,女人围丝巾
都扯谎,如同习惯于一种语言的方式
从喉头发出最美的声音
真阵亡,良善阵亡,爱阵亡
我打了一场败仗,可是还尊严的讲——
“我不会无条件投降,因为真理、正义
因为我的良知,因为我负责于人民
因为道义,因为我的不忍和深情”

2018年3月6日,子夜

标签: 诗歌更暗
评论
热度(17)
  1. 尘永坠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一个初窥门径的医学生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