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流失

挥挥手
鲜花和墓碑有同样的鸟鸣
我们是过去
沙粒成海,海成沙粒的遗失

纵有千般绚烂之运命
也不敌时间走过
海的女儿斜躺成为礁石
风的儿子吹皱退化成岩石

及可所知的终不知所知
可曾相遇的永不再相遇
纵然世界是真实
而梦将永远是假的

不要有什么遗憾
甚而也无需期望什么
挥手作别和初次会面是一样的
眼泪和欢喜是一样的

我于是沉睡
从指尖流失的年岁里
是不可预知
是无休无止的幻灭


2018年3月23日

标签: 诗歌更暗
评论(2)
热度(14)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