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诗人和诗歌爱好者一定是对立的,这不是表面阅读的体验上,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完全不同,甚而进入一种内心的,也一样完全对立。诗人依靠经验书写,诗歌爱好者也写,但是他们出于临摹,这就好比天然的河流与人工的浪潮。诗人之所以要做的,必然是一种深刻的体验,它演申出来的是隔绝、叛逆,或是批判,而诗歌爱好者的体验是一种顺从的、奴役的甚而是谄媚的姿态。诗歌爱好者读诗人,读到的是一种温良而堕落的思维,而诗人是绝不会读诗歌爱好者的创作的,两种东西呈现出来的是截然相反的,诗人洞悉人世,以力克力;诗歌爱好者模拟诗人,以顺为顺。可现实世界往往会有错误的定位:即真的诗人沦为诗歌爱好者,而诗歌爱好者演化成诗人,这并不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不幸,是全人类文学史的不幸,人类由于聪慧而开辟世界,终将也会以愚昧葬送世界。

评论
热度(18)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