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赠拿走我诗作的未来数学家壮举小哥乌托邦

你拿走我的作品
并且篡改它们
突如其来的愤懑被你的算数化解
我觉得我该尊重你
并且告知你一个常识——
三十三减十三等于二十
二十五减十等于十五不等于十
若是你的数学是音乐老师教的,我不怪你
(音乐老师们,我道歉,我并不是污蔑你们
恰巧音乐到三个八度的高1)
若是你是残障人士,我需要帮助你
你可以不人文,我必须要人道
我妈妈教我的道理,谢我不必
你应该给我妈妈鞠个躬,说声伯母好

我的兄弟说:这位小哥,盗文为使自己脱俗
可我怎么都萦绕他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算数
华罗庚研究一辈子的问题,我是真的想请教
因为我不是一个理工生,数学向来一塌糊涂
你拿走我的作品,并且篡改它们
还有一个语文的错别字你却没有改动——
《六章》里的“风中”其实应该是“风筝”
因为是万恶的输入法使我陷入空洞
整理诗稿的时候我才发现,如今看来
我还是不要改了,以免这诗不姓张,倒是姓了乌

小哥这词其实是高尚的——
那位退役的快递小哥救出火中求生的女人
那位大学教授的女儿写情书表白要嫁给他
小哥摇摇手,Say No,因为他要对得起老婆
教授摇头说可惜,但是我想向教授推荐你——
一个数学的难题被你攻破,你也摇摇头
Say No,文学的题目和答案是不成正比的
一万个哈姆雷特的读者遇见了一万个不同的莎翁
三十三减十三等于二十
二十五减十等于十五不等于十
我这个俗人,囿于米开朗基罗和华罗庚
你这小哥,确实与众不同清新脱俗

2016年5月13日,子夜

评论(8)
热度(6)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