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缄默的爱情

你跟我说话。我信任你的声音

因为里面有一块块坚硬的痛苦——耶胡达.阿米亥


尽可能去留心一些游移的水

可快慰可冥思的不多

如此尽可能地去守住几只瓶

告慰那竞相枯败的花枝


我与你的脸在镜中

然后一方吞没另一方成为孤独

然后胜利者开始追寻从前的背影

然后从空如明镜中获得更大的孤独


水能倒映的不止是身形

宇宙之内,灰尘叠加成暴雨

宇宙之外,彗星堕下成流星

我们仰望还是俯视都只是一粒尘


尘埃落定便有悲泣声

纵然镜中无水而水中亦无镜

可还有人在苦苦的寻

九山之外的雪不会消融


冰川隔绝我们渡劫我们

生命衍生出一种沉默的讯息

为所有喧嚣者所不屑的

是唇齿微动而不发出一点声音


尽可能于镜中找水

且不可于水中寻...

标签: 诗歌花间绎

尘世

以赠,以言,以左眼
以普罗米修斯和火焰
盛开的未曾凋残
残破的何言盛开

我是盗取风的罪人
我却不可改变季节的变换
我也盗取芬芳
盗取食粮,盗取影子,盗取果实

倏忽而至是摇曳的时间
戛然而止是迷幻的时间
要老去吗?空余热情
空余伤悲、泪、期盼

颓然而不可失的是气节
断然而不可有的是浮华
沉重不断加深
使日子成为一种灾难

以梦,以幻,以谶言
以赫尔墨斯和七弦
该凋残的就该凋残
何言“施爱为人间,盗者无罪”

2018年9月14日,子夜

标签: 诗歌人间飞虫

诗的四个阶段——抒情诗(表达感悟,初级),爱情诗(运用词藻,初高级),晦涩诗(打乱词语,中级),哲学诗(传达经验,高级),但是很多诗人基本都在第二阶段后折戟,中国诗人第三阶段者居多,能跨越到第四阶段的大约都是外国诗人,比如歌德,比如波特莱尔,比如艾吕雅,比如保罗.策兰。

个人新作《流亡之歌》上架,目前限时免费,欢迎翻阅。阅读地址:http://read.douban.com/ebook/54746266/

标签: 诗歌流亡之歌

情书

在影子碎裂之前
我关心星云和宇宙的变迁

以其他方式追寻的
心海和梦的倒影
必会以其相对的方式而来
像镜子中的背面
你的美不止在长发和身形之间

给予灯火赞美
或是给予贫瘠、匮乏以良善
我们称赞这个世界的同时
也不约而同的注意到这个世界的暗面
光无法照进的地方,影子就不能生长

没有影子我就不可存活
没有光明我就不可存活
我活在你眼睛的下面
我活在你奔流不息的心海

我关心宇宙的变迁
你在这刻就是多姿的星云
我的影子在碎裂之前
会把你如数笼罩
像蝴蝶的翼翅遮蔽月亮的光辉

你是月亮,你不可亵渎
我是飞蛾,才从巨茧中蜕变

2018年7月26日,子夜

标签: 诗歌相约

倘若把你……

倘若把你虚置成一朵花
是什么让你眼中的露珠落下
华年之后那绛色的花
镜中的姿容,端庄且佻挞

倘若把你虚置成一幅画
是什么掠过你眼中的朝霞
眉黛烟青,更上是迢遥的天空
羽毛的寓言,风的罂粟

倘若把你虚置成一面镜
是什么数落你眼中的梅花
风雪漫溢,你守住一只瓶
瓶中的溪水哦,是你流淌的三月

倘若把你虚置成一盏灯
谁成了你眼中的夜游人
是伞下,雨中,寂寞的望你
打湿身躯犹自光明的我

2018年6月11日,子夜

标签: 诗歌相约

信中说——给韩

绿色的手稿,亡魂和明媚
信中说——
我们要告慰他人,我们要祝福他人
你是信徒,比我更接近死亡与重生
比我更接近无所不能的神

世上的事多半坏掉了
原以为的发生是有过准备的
我夜夜燃灯,目睹
饮剑之自戕,绳索之自缚
我尤其爱他人,所以总因为悲伤而哭

信是黑色的吗
还是你所热爱的绛红
或是我所眷顾的天蓝
而任何彩色给予的不过是
世间的幻影、说明、抒情

我们有抒情的时代过去了
缪斯爱我,于是我比你更接近孤独和黑色
信中说——
我们要警醒他人,指引他人
绿色的手稿,亡魂以及明媚
我们的信却是没有字的

2018年5月14日,凌晨

标签: 诗歌更暗

预言

再预言一些什么
风暴和岩浆的西方
饱受灾难的西方
文明世界的西方
西方永远没有停止

我常因为忧郁而抚摸东方的驴子
我常因为悲伤而爱上东方的眼睛
那么古代的月亮是否也曾
照过我,照过青石桥,照过茉莉花
那么多香开放的季节是几月

柳条和眸子和雨和可知的悖论
西方的咖啡和东方的茶
有黑暗的地方是否同有光明
我几度与星星对视
便擦身而错过了月亮

西方的战车和东方的马
再预言一些什么
再给梦抒发出一些什么
使人都逃避,双手合什
都祈祷,都把云朵看做故乡

古老的经书与现代的唱片机
你黑暗的梦里没有奇迹发生
你遵循古老而囿于古老
你冒出来的白发恰好是最佳证明

2018年5月5日

标签: 诗歌更暗

诗人和诗歌爱好者一定是对立的,这不是表面阅读的体验上,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完全不同,甚而进入一种内心的,也一样完全对立。诗人依靠经验书写,诗歌爱好者也写,但是他们出于临摹,这就好比天然的河流与人工的浪潮。诗人之所以要做的,必然是一种深刻的体验,它演申出来的是隔绝、叛逆,或是批判,而诗歌爱好者的体验是一种顺从的、奴役的甚而是谄媚的姿态。诗歌爱好者读诗人,读到的是一种温良而堕落的思维,而诗人是绝不会读诗歌爱好者的创作的,两种东西呈现出来的是截然相反的,诗人洞悉人世,以力克力;诗歌爱好者模拟诗人,以顺为顺。可现实世界往往会有错误的定位:即真的诗人沦为诗歌爱好者,而诗歌爱好者演化成诗人,这并不是一个社会一...

星空

去走,去看,去想
去给辽阔的星空画上一个月亮
我知道,你心底里的色彩
绝不是夜的,也不是蠢蠢欲动

那么你还爱着童话吗
或者说,你还爱忧伤稚子吗
我早就不喜欢了木马了
大概你也是一样的
可我还是爱胸前的花环
那些色彩缤纷的总和

我们有多久没在星空下说话了
也没有在星空下并肩行走
你追逐过野草的香味吧
那种淡淡的,像你衣领上的味道
我知道,我所知道的
是你特别爱那片湖,爱湖心上的灯光

还有什么可以给你呢
我老了,变得形容枯槁
不如那星了,不如那湖了
不如那莲蓬和那只风筝
我还是星空下的吗
我是你要画上的老月亮吧

你心底里的色彩还是那么美
你就是缤纷的花环
去给辽阔的星空画点什么吧
我是你不知晓的天外飞船

2018年4月21日,子...

标签: 诗歌相约
 — 1 / 4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1 / 4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