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晚讴

她眼里不是泪也不是雪
她眼里是涓涓,但
不关乎溪水与河流
她眼里没有上升到镜子
所逝者也皆不是物事

我并未坐在她的对面
也没有在她身后
我不必察言观色,不必侧耳倾听
涓涓只是涓涓,不在河上
不在古老的《诗经》上

原先抑或以后都不可寻
我停留在一张古老的椅子上
她并不曾献身,并不曾
裸露涓涓,漾波成河
她终于还是不与物事
逝者如斯,所言不过是故去

我会故去亲人亦会故去朋友
我会为此伤痛或是虚空
但我依然端坐,像一位王
众神不可扰我,魑魅亦不可

我一生勾画了一个她
并言说以得流传
我作为我的自私,说
“风露涓涓,是为眼,为姿态”
我只不过撒了一个谎
骗着自己也骗着别人

她柔和而注目的望我
从镜子中,如魍魉


2017年10月26日

标签: 诗歌少数派
评论
热度(38)
< >
我不是错误,只是沉默的来处,我静思尘世,罗云的笔筒也将喧嚣。
< >
© 张晚讴 | Powered by LOFTER